德国哈瑙市为枪击事件遇难者举办悼念活动
来源:德国哈瑙市为枪击事件遇难者举办悼念活动发稿时间:2020-04-07 23:59:14


2012年3月,于文涛仕途再上一步,担任赤峰市副市长。他分管教育、国土资源、住房和城乡建设等工作,在项目审批、土地规划、施工计划调整上手握大权。权力的增大,也让于文涛在自我毁灭的道路上越走越远。

当时,一些房地产开发商、企业经营者是主要行贿人,他们的目的无非是希望于文涛在相关项目的税款收缴、工程招投标、工程款支付等方面给予关照。

于文涛从一名人民教师逐步走上了党政机关领导岗位。他以为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在一次又一次的学习教育中,没有警醒与反思,反而越来越深地陷入了贪欲的泥淖,本已临近退休的他只能在监狱中慢慢地吞下自己种的苦果。

像数百万西班牙人一样,他仔细浏览卫生部每日发布的新冠肺炎公报,希望这一切都会过去。内蒙古自治区赤峰市原副市长于文涛因犯受贿罪、私分国有资产罪、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十年零六个月。他对送来的钱来者不拒、一概笑纳,仅查明的受贿金额就高达1200余万元,他的所作所为也深深地影响了家里人——

2014年,于文涛发现自己在赤峰市天骄西苑东区的房子卫生间的门对着卧室的床,感觉影响了风水。于是,他找到某建筑设计集团的董事长“帮忙看看”。该董事长立即找来技术人员,并派人对房间进行了维修改造。2016年7月,于文涛又找到该董事长,说他儿子在富兴嘉城的房子要装修,问能不能给提供点材料。经该董事长安排,这家企业先后给于文涛儿子200多平方米的房子提供了木门、整体橱柜、电器等,共计花费26.32万元。2013年至2018年期间,于文涛还通过该董事长收受了这家企业25万元人民币,5000美元和价值人民币5000元的众联购物卡一张。

他昨天在微信上告诉《环球时报》记者,“3月2日莫斯科确诊一例由意大利返回的境外输入病例,我当天提醒大家尽快安排回国,后来疫情严重了,就开始呼吁大家不要回国。我一直呼吁了一个月了。”据CNN报道,3月14日以来新冠病毒在西班牙蔓延,西班牙南部的小镇扎哈拉(Zahara)主动切断了与外界的联系。西班牙全国进入“警戒状态”当天,40岁的镇长圣地亚哥·加尔万(Santiago Galvan)决定封锁该镇的五个入口,只保留一个出入口。

2002年春节前,时任喀喇沁旗旗长的于文涛在自己办公室里提点某下属单位负责人说:“快过春节了,为了方便以后好办事,应该去看看市里的领导和相关部门领导。”该单位负责人一听豁然开朗,马上回单位拿了10万元现金,回到于文涛的办公室,将这10万元放到他的办公桌上。于文涛会意地把钱收下。

在2014年至2017年间,赤峰某建材化工企业董事长为了让于文涛帮助推进工程项目、尽快获得政府补贴款、重新补办规划手续等事项,先后4次拿着蓝白相间的编织袋来到于文涛家楼下,共计送上100万元现金。吃人嘴软、拿人手短,收钱后的于文涛尽心尽力地一项项完成了行贿人的请托事项。

2.从推辞到伸手,欲望的口子越开越大

加尔万承认,这些措施的效果可能在20%到80%之间,但他说,这都是为了消除疑虑。“我们设法给我们的居民带来安宁,让他们知道‘未知’的人不可能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