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击:飞驰在武汉街头的负压救护车守护者们
来源:直击:飞驰在武汉街头的负压救护车守护者们发稿时间:2020-04-08 00:45:02


相比传统疫苗5至10年的研发周期,本轮新冠疫苗研发提速让公众倍感振奋,与此同时,疫苗的安全性和有效性越发受到关注。

北京科兴生物制品有限公司媒体联系人刘沛诚4月1日告诉澎湃新闻,近期该公司旗下疫苗研发企业北京科兴中维生物技术有限公司已经与相关科研院所展开密切合作,采用灭活疫苗和基因工程疫苗等多种技术路线同步开发,以期寻找最优方案。

重庆智飞生物制品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智飞生物”)全资子公司安徽智飞龙科马生物制药有限公司(下称“智飞龙科马”)也是此次参与研发新冠肺炎疫苗的公司之一,他们选择的技术线路是新冠病毒重组蛋白亚单位疫苗。

日前,有法国科学家宣称,希望将非洲作为新冠肺炎疫苗的试验场,加快疫苗的研制工作。这一言论随即引发了包括南非、埃塞俄比亚等非洲国家强烈不满,科特迪瓦球星德罗巴便通过社交媒体表示,“非洲不是疫苗测试实验室,我想谴责那些卑鄙、虚假的种族主义言论。”

珀尔曼称,控制疫情的关键在于靠疫苗,如能在明年获得有效的疫苗,或 能限制第二或第三轮暴发可能感染的人数。

智飞生物媒体负责人何磊对澎湃新闻表示,公司曾多次参与国家重大研发项目,积累了一些经验,此次出现新冠肺炎疫情,作为疫苗企业,积极研发是责无旁贷。

在本次重组新冠疫苗的临床试验中,志愿者接种后半年内,医学团队会定期对其进行多次随访,看是否有不良反应,以及体内是否产生抗S蛋白特异性抗体。

非盟轮值主席国主席、南非总统拉马福萨表示,非洲国家接下来将本着积极的态度,在世卫组织的指导下通力合作,加强非洲大陆的卫生基础设施和系统建设,并取长补短、互相帮助,坚定地迎击新冠肺炎疫情的挑战,“我们将真正展现出非洲解决当前困难的信心和能力。”

据《财经》杂志报道,常规疫苗开发时,因注重安全性,动物实验通常要花去至少半年到一年的时间。

疫情之下,跳过动物实验显然能为mRNA疫苗节省大量时间。李斌推测,“他们可能没做动物感染实验,推测是利用公司已有的mRNA疫苗平台开发,把新冠病毒的S蛋白换了上去。”